当前位置主页 > 整形美容 > 皮肤美容 >

        邓超俞白眉回应新片质疑:我们没煽情 反而很克

        DATE

        2019-07-25 13:07

        邓超、俞白眉 邓超、俞白眉

          兴旺体育讯 7月18日是《银河补习班》上映第一天,上映首日票房超6000万,算上点映票房,已经破亿,是今年暑期档最具市场潜力的电影之一。这是邓超、俞白眉联合执导的第三部电影,与前两次合作的《分手大师》《恶棍天使》不同,《银河补习班》不再是一部喜剧,而是一部讲述横跨30年的父子关系、涉及各个时代大事件的作品,上至载人航空,下至洪水救灾,大打情怀牌。

          之前《银河补习班》已经大规模路演点映过一轮,很多观众称很有共鸣、看到泪流满面,但也有声音指出电影存在刻意煽情的部分。在这次对话中,邓超、俞白眉向小浪阐述了他们对于这部电影题材、主题、演员、导演手法等方面的想法。

          邓超说,做电影最重要的是好看,要让更多人走进去做美梦,而不动情绪的电影是他无法理解的。俞白眉则称,“我确信那些流泪的观众都很享受泪水。我们没有用展示苦难的办法让观众掉泪,我觉得大量观众看完之后,反而会觉得这个电影非常克制。”

          片中诸多情节来自导演真实经历

          邓超:等等说爸爸拍的是最好的电影,我格外兴奋骄傲

          兴旺体育:首映礼上邓超第一次把等等和小花带到了公众面前,一家四口一起亮相。为何决定要带孩子一起来?

          邓超:我太太还在工作当中,每天在拍戏,也是前天才得知可以出席。她一直在请假,然后包括孩子,也是我得征求他们的同意。他们还很小,首先我是觉得,之前他们可能对爸爸的职业确实比较陌生,只知道出去上街或者吃饭会比较……

          俞白眉:我是旁观者,之前上街的时候,他们家孩子跟我们家孩子有点不一样,他上街得戴着口罩,有人上来他就得转移,他吃饭有时候会被围观,所以他经常是躲躲闪闪。我一直说,他们家孩子应该觉得他是个逃犯,不知道爸爸是干什么的,爸爸见人为什么总在躲,其实是怕给很多人添麻烦,比如其他吃饭的人。

          邓超:我觉得昨天那场我格外骄傲,我也格外兴奋。我觉得让孩子看见爸爸做的事情是很重要的。因为我一直很愧疚,常年在外面,一出去路演就是一个月,你有时候给他解释也解释不清楚,他只会问你,爸爸,你明天回来吗?你什么时候回来?有时候说开机后要一百多天才回来,孩子们就抱头痛哭。很想跟他们说清楚爸爸究竟在做什么,我觉得也到了一个要和他们说清楚的时候,所以他们的到来让我特别激动。

          俞白眉:他肯定希望在孩子心里,爸爸是一个认真而且值得骄傲的人。

          邓超:看完电影我问了一下我家人,(打开手机,向小浪展示微信)等等说,爸爸拍的电影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电影。

          俞白眉:他收到那个的时候我都特别激动,我们这个电影本来有一个最大的主题是要送给孩子,希望我们的孩子看见这部电影。所以北京首映我也要带我儿子来,爸爸就是拍给你的。

          兴旺体育:两位导演把自己对于父子关系的理解拍进这部电影了吗?

          邓超:当然,浓浓的自己的理解,和自己的不理解。还有我们为人父之后的困惑,还有我们的太太,我们的父亲……

          兴旺体育:有亲身经历吗?

          邓超:当然有。比如当时学校处分我的时候,推门而入的那个人就是我妈妈。他们说我是社会上的人,我妈妈就进来说,他不是这样的,我觉得这就是相信的力量。

          俞白眉:我爸爸曾骑着自行车把我带到草地里,说“天街小雨润如酥,草色遥看近却无”就是这个意思。我四五年级的时候,我爸爸跟学校强行请假,他要去全国出差,就必须带着我去。我去了一个月,然后在全国旅游的过程中,我爸也把我给弄丢过,这些都是真实情节。

          邓超:这些困扰现代家庭的事情,我们跑了这么多站路演,没想到观众反馈给我们的那么多,而且大家的倾诉和表达欲望那么的强,就是一谈到孩子的教育,包括沟通问题就像开了闸一样。我们每到一个城市,每到一站,一两千人一场,那么多家长说出尘封已久的话。还有人说18年了,我从来没跟我爸爸说过,我现在就要给他打个电话,说我爱你,想跟爸爸拥抱一下。

          然后有一个家长说今天看到这个电影非常好,今天正好也是我孩子成绩公布的日子。今天孩子给我考了个垫底,我看完这个电影之后,我就一个感受:他今天会少挨一顿打。然后还有人说我跟爸爸打过架,有人说我的爸爸跟电影里非常像,也是有一天妈妈要带我去逛街,其实是去监狱看我爸。我们自己都没有想到,观众看电影流泪,我们听观众倾诉流泪。

          探讨家庭教育话题:

          优秀人才的共性是自信,努力过的人会相信进步奇迹

          兴旺体育:如何想到要做教育题材?

          俞白眉:两个原因,一个是我们各自的父辈给我们的东西。我们比较幸运的是,我们都有一个比较好的家庭教育,我们都有个好爸爸,他爸和我爸加起来差不多就是一个马皓文。我们从小就知道,我们受到的家庭教育是同学们羡慕的,比如说我爸去请假,我去全国玩了一圈,回来考试,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,同学都很羡慕。我想做我喜欢的职业,我爸也支持我。

          前两天放这个电影,我去了全国很多城市,见到好几个当时一块逃课看录像的朋友,都有电影梦,但他们后来谁也没做这个工作,有一个同学就很认真地说,“他爸一直支持他,我们的家长就不是这样”。我们从我们父辈的家庭教育里得到了很多与众不同的东西。

          另外一点是,我们现在自己开始当父亲,我们的妻子开始为孩子的事各种事情焦虑,该上哪个幼儿园,暑期该补什么课……我们很想做一个连通器,把我们从父辈那儿接受的知识经验输送到下一代去。

          所以我们电影结束的时候写了八个字,叫“献给父亲,送给儿子”。感谢我们的父辈给了我们那样的家庭教育,我们再去芜存菁一下,按照我们今天的理解,按照我们对教育的学习,再进行一下探讨,当成一个礼物送给我们的孩子。

          兴旺体育:最近家长教育压力大是一个很火的话题。有没有观众产生疑问:前面马飞被素质教育、游山玩水很开心,回来后成绩真的能突飞猛进?马飞能有这么大的进步,最大的说服力在哪里?

          俞白眉:你看我们俩电影都拍得越来越好,这还不是说服力吗?你一直想就会进步。是那些不准备进步的观众会不相信。这个事其实很简单,我们在全国路演的时候,有好几个人站起来说,我就是一模一样的例子,我第一年没考上,我现在是博士;第一年没考上,然后就不学了,当然就不会相信这样的事。

          我觉得一点都不夸张,一个人通过一直想,然后做到了他以前做不到的事情,这个太正常了。对我们来说,我们俩因为职业的特殊性,我们接触过这个国家各个领域最优秀的一些人,我觉得是有共性的。有些人高考成绩很好,有些人高考非常平稳,有些人都没有参加过高考,成绩不是他们的共性,但他们的共性是他们都很自信,然后他们都有一生学习的习惯。

          有内驱力就会出现奇迹,这个奇迹在我来看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。我的例子也是这样,我高中的时候,大约是在陕西省最好的中学西安中学30名这样的水平。高考前我知道我必须努力了,高考就考到第三。当时全班人都觉得我是巨大的逆袭,我的同学还有第一年没考上,后来是博士,现在变成博士生导师的,这样例子太多了。

          我觉得怀疑这个事的人恐怕是自己缺乏一次这样的经验,你努力你就可以。肯定有人是一生没有做尝试、一生没有为一个事情努力过、什么兴趣都没有的,他当然会不相信。对这些不相信的观众,我们希望他看完能相信。

          兴旺体育:前面马飞接受的是快乐教育,成绩不被认可,后来他成绩提高,考试评分标准也受到了讨论。所以拍这部电影之前,你们有调查和了解一下目前考试教育的实际情况和改革方向吗?

          俞白眉:我们俩不是教育学专家,但去年十九大正好看到我们现在教育改革的这些风向,我觉得非常令人振奋。比如说我们越来越强调家庭教育,这是写进文件的,我们越来越强调给孩子减负,你让你那么小的小朋友每天学到十一点十二点,一直学到高中,他们疲倦的眼神,我们看不见吗?

          我觉得(教育改革)本身就已经有非常良好的迹象,而且我觉得一定会变,一定会。反而更重要的是我们家长应该怎么做。家庭教育的难度在于你要做教育的实施者,你本身是不是得身体力行,家长要进行家庭教育,那家长学了没有?家长可能并没有进行过认真的关于教育的学习。

          我们最想跟观众分享的就是,我们家长到底应该怎么做。家长到底相不相信自己的孩子,能不能给他鼓励,这个很重要。

          兴旺体育:为什么要在片中设置主任儿子这样一个极端的教育失败案例?

          俞白眉:这是我同学身上发生过的事情。我上学的时候,我高考不是逆袭嘛,之后我考上了一个非常好的专业,我们班里有各种各样的状元,都很优秀,到今天绝大多数都是中流砥柱。但有个别学生上了大学之后,瞬间因为他人生没有箭靶子,曾经的状元一夜之间就堕落了,特别可惜。

          我们小时候都学过《伤仲永》,我身边就有,我也很心疼。我觉得他本来都是能给这个社会、给国家做更大贡献的人,但很可惜他那么早就陨落了。我们也想把这个问题提出来跟大家交流一下,我觉得如果他的人生有更明确的目标,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悲剧。

          两导演回应“煽情”质疑:

          我们没有展示苦难,反而在想是不是过于克制了

          兴旺体育:两位导演一直合作,通常是怎么分工的?

          俞白眉:我们俩除了共同做导演以外,本身天然有一个身份区别,他是演员,我是编剧。所以全局部分的工作肯定是我说的多,现场部分、细节部分肯定是他说的多。他本身是中国最好的演员,他有20年的现场经验,他的现场经验我觉得是无与伦比的,所以更多现场部分是交给他的。但是牵扯到场和场之间的联系,然后整个更大的情感走向,肯定是我说的比较多。

          除了这些区别之外,就是民主共同做决定。一个美术方案拿过来,我们一起看,一个音乐方案拿过来,我们一起听。大家有不同意见就开始撕,谁的口才能赢谁就赢。(谁口才更好?)口才肯定是我好一点,但是脾气是他大一点。

          邓超:他最经典的台词是,“哎,你生什么气啊?”这句是无敌的,适用于任何工作和家庭场合。如果你和太太怄气,这句话也可以点中死穴。

          兴旺体育:除了教育之外,片中还展示了很多重大新闻事件,包括亚运会、洪水。为什么要这样做?以及为何要拍两个半小时的篇幅?

          邓超:因为我们觉得讲这么大的一个题材,应该有一个它的容量,这个电影的体量得够大。我们用了30年的时间,从90年一直写到19年12月份,我们希望是能用岁月来看到一个这样的孩子变成这样一个人,一个能去银河的人。

          俞白眉:然后也能看到一个国家的变化,96年亚运会是我们中国办的第一个国际性的运动盛会,之后才有奥运会。这里面有一条暗线,说“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孩子多一点,我们这个国家就会更好”,教育是什么,我觉得教育就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未来。我们偷偷做了一道证明题,更好的家庭教育,会让我们民族有更好的未来。

          所以它不只是一个普通父母和孩子之间的问题,我认为它本来就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问题,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未来怎么办,我们是不是应该拥有一批更有创新力的孩子。

          我们在航天城放映的时候,航天城的一位领导看完之后很激动,他说的是电影散发出来的另外一个主题:我们这个国家强调要科技创新,科技创新需要什么?需要一批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才,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是没法做科技创新的。

          兴旺体育:片中插了很多时代金曲,出现次数多,铺得很满,这是基于怎样的考虑?

          俞白眉:一个是合适,还有就是回忆。确实是我们精挑细选的,在你现在听到的这些手之外,还有几百首,从几百首里面选出来的。

          邓超:它们就是我们对那个年代的记忆。这些歌曲在俞白眉的剧本里就写出来了,情节的去向和承上启下的效果是需要那句歌词的,那句歌词和曲调就那么准确。而不是说在整个拍摄结束之后,我们再按照配乐的方式去做,不是的。我们是按照文本的方式,第一时间就参与了叙事。

          兴旺体育:除了歌曲,还有比如邓超在夜空中举起手电筒的段落,都非常有催泪效果。观众大笑或者是痛哭是你们一直希望达到的观影效果吗?因为觉得你们的电影情绪做得非常满。

          邓超:我们有时候经常探讨,我们做电影是为什么?最重要的是好看,好看的电影是可以让更多人走进去,去做这个梦。做美梦是一个非常美妙的事情,所以为什么要用这么多的年代音乐,要有这么多的大事件,这些事件是跟所有人息息相关的,不是说我们编造一些事件,这些是我们大家一块经历过的。哭和笑是一个反应,是感动和快乐,这就是我们想提供给大家一个观影体验。

          俞白眉:我们希望能给观众快乐,也希望让观众感动,希望触动观众,在黑暗中能够跟观众握手。

          兴旺体育:怎么把握度的问题?会不会怕有人说这个情节是在刻意煽情?

          邓超:当然不怕,这个都怕就不要做电影了。做电影的意义是什么,是让人不动情绪吗?不动情绪的电影是什么样的电影,我也不太理解。

          俞白眉:我确信那些流泪的观众都很享受泪水。我们没有用展示苦难的办法让观众掉泪,我觉得大量观众看完之后,反而会觉得这个电影非常克制。观众最动情的一场戏是,他在看到孩子给他纸条之后,他把脸捂到了毛巾里,我们什么也没看见。我觉得我们这次是很认真的和观众灵魂里在握手。

          反而我觉得整体上,我们在考虑我们是不是过于克制,这个电影是非常克制的。

          兴旺体育:写太空戏的时候有提前考虑到拍摄状况吗?因为太空戏很难拍。

          俞白眉:非常难拍,我们写作的时候,就知道会非常难拍。然后也是我们的重头戏。

          邓超:我们是奔着难拍去的,难拍所以它就好看,就像洪水也很难拍。

          俞白眉:我觉得这就是电影的秘密,我们拍电影肯定不是什么好拍就去拍什么。我们拍电影只有一个宗旨,是观众愿意看什么,观众喜欢看什么。

          兴旺体育:作为导演和演员搭档,评价一下“儿子”白宇的表现?

          邓超:非常好。

          俞白眉:对。我应该不光评价他一个人,我应该评价我们所有演员,这次我们所有演员的付出,观众都看到了。每一位演员在电影中都贡献了自己的所有,我们为有这些演员感到很骄傲。

          兴旺体育:有网友提到与《当幸福来敲门》等电影的对比,该片也是讲述父子关系。你们希望能拍出那样的经典电影吗?

          俞白眉:希望。

          邓超:当然希望。

          俞白眉:我们希望这个电影不是拍给2019年的,这是我们最开始拍摄的时候的初衷。我们希望它是一个起码几年之后,还有人要再看一遍的电影。

          兴旺体育:两位导演之前合作的《分手大师》《恶棍天使》票房都不错,对今年的《银河补习班》有什么预期?

          邓超:保本就好。

          俞白眉:对,票房我们就是两句话:“保本就好,多多益善”。

          (何小沁/文 王赐安/摄像)

        (责编:Koyo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