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主页 > 整形美容 > 口腔美容 >

        沪媒:陈戌源上任足协主席或将加速职业联盟成

        DATE

        2019-06-04 12:38

        上港集团董事长陈戌源 上港集团董事长陈戌源

          近日国内多家媒体报道:上港集团董事长陈戌源任足协换届筹备组组长,未来有望在足代会被选举当选新一届中国足协主席。更有消息称,今天中国足将召开执委会会议,第十一届中国足协改选筹备组也将成立并开始工作,陈戌源今天就有望出现在中国足协。

          年初武磊加盟西班牙人队后,上港俱乐部临时安排过一次群访,笔者和陈戌源有过一番交流。谈及职业联盟,他倒是有一番让人印象深刻的论述。

          记者问:“一直有传言,说您是中国职业足球联盟筹备组的牵头人,未来也可能去联盟负责,是真的?”

          陈戌源回答:“我正式告诉你,我不会去,我只是短时的召集人,确实有人提出希望我去。我从一开始明确说,不会去。我的职业是企业,我不会去干联盟。”(编者注:当时的采访回答,他应该不会想到,半年后发生这么大的变化,是要去足协了。) 

          “当然,职业联盟改革是必须的,我认为改革应该遵循三条原则。这三条原则,我和足协总局领导有交谈交流,他们也赞同。”

          “第一个原则,联盟运作原则。以后要把中超赛事的竞赛组织交给联盟,市场开发和管理,都是联盟说了算。参照欧洲职业联盟的相关运作规则,职业联赛就是由联盟说了算。”

          “第二个原则,法规规矩原则。要按照国际足联的规则去运作,要尊重足球发展规律的原则。我们不能自己在国际足联的规则之外,另起炉灶,再去搞一套规则。这样做不可能成功,你还没有没有这个能力,去自己搞一条标准,然后再让国际足联按照你的标准做。有些离谱的提议多了,比如让国家队踢中超联赛,比如外援进球算半个、本土球员算两个,这些都是奇思妙想。”

          “第三个原则,市场化原则。足球俱乐部正常发展,自我发展能力,是中国足球发展的根本所在。目前大部分中超俱乐部,都不具备持续发展的能力,都是靠投入解决问题,足球的市场化很不充分,机制也不健全。中超联盟成立和起步后,推动职业化发展大有作为,可以帮助培育俱乐部形成自我发展。”

          “这三条原则,目前正在初步形成方案,提交足协和总局去讨论。据我知道,原来的计划是2019年成立职业联盟,直接把2019年中超交给联盟运营管理。我看时间比较仓促,可能上半年可以解决,然后逐步过渡,到2020年,中超进入职业联盟主导的阶段。”

          在笔者看来,从当时探讨职业联盟这个角度分析,如果陈戌源在6月的足代会上真被选举为中国足协负责人,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,或许就是推动职业联盟的成立。毕竟,企业管理者出身的管理者,对中超联赛的职业联盟探索,更有底气。

          要知道,职业联盟的建立,是明确写入《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》的硬性要求,《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》也是中央深改组唯一审议通过的体育内容提案。

          与此同时,一个非中国足协或体育总局系统的企业界人士,一旦掌舵中国足协,起码在尊重市场这个环节,绝对能摆脱现有很多拍脑袋的追求政绩的短期行为。比如,让国足踢联赛等做法,明显违背职业足球的市场属性,未来类似的争议和消化,或会减少。

          从这个角度看,足协主席换人,要比不换好。中国足协过去一系列的改革证明,源自内部的改革更多只是小打小闹,毕竟真正的足球改革,肯定是外部动刀,是外部力量推动。如果说未来陈戌源果真当选足协主席,最大的意义,或在于有关方面终于抛弃体育系统“内部改革”的幻想,开始认识到:只有建立真正接轨欧洲国家职业足球的联盟机构,才是职业足球乃至中国足球改革的第一步。

          尽管中国足协完成了脱钩,但这一改革并不彻底,中国足协依旧有点“四不像”:依旧既当运动员,如总局背景的北体大系俱乐部;还当教练员,如制定U23等引导政策;还当裁判员,如指派裁判、仲裁纠纷;同时也希望党总经理,中超媒体版权5年80亿的巨额收入,价值不菲的引援调节费等,财权也掌握在中国足协手里。 

          然而,这种改革不彻底的体制,存在着不小的风险,也和欧美职业足球的构架背道而驰。在全世界,足协的职责,是组建国字号球队,提高青少年普及,开展业余足球,进行教练员的裁判员的培训,只是一个技术部门。一个纯粹的中国足协,不应该再触碰职业联赛的管理运营,他要懂得避嫌,中国足协的主要财务来源,应该是中国之队、足协杯、中超公司股东分成以及其他商务开发项目,而不是染指富得流油的中超联赛。

          放眼职业足坛,负责管理职业俱乐部的专业机构,全都是高度市场化、商业化的“职业联盟”。“职业联盟”,如英超联盟、德甲联盟、西甲联盟等,掌握着整个联赛的运营推广权,掌握着财政大权。联盟管钱的内在逻辑也很简单,中超联赛的投资主体是俱乐部投资人,市场主体则是运转球队的职业俱乐部。责权利对方,谁花钱谁就有话语权——既然是投资人在花钱投入,联赛的运营权、推广权等,理应要让真金白银投入的投资人有更多话语权,必须要让代表俱乐部利益的职业联盟得到独立运营的权利。

          从1994年职业化开始,改革就成为中国足球发展的主旋律。在足球改革深入推进的今天,中国足协的体制问题必须得到进一步的改变。如果中国职业联盟能成立,并掌握联赛的财政权、话语权,这就是中国足球改革一个划时代的进步。